> 娱乐大事 > 法治 >

法治国家没有法外之人

2019-10-01 00:59

周 报

杂 志

人民日报 2019年01月26日 星期六

 欢迎您:用户ID名称

人民网

往期回顾

法治国家没有法外之人

人民网检索

《人民日报》数字报取消收费的通知

返回目录


法治国家没有法外之人 ——山东平度、江苏镇江非法聚集案件真相调查 新华社记者 熊 丰 本报记者 倪 弋

《 人民日报 》( 2019年01月26日   07 版)

  1月25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山东平度极少数人打着“退役军人”旗号实施的严重暴力犯罪案件有了最新进展。山东省潍坊市检察机关对钟世峰、王绪章、郑向冰等10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妨害公务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依法批准逮捕。同日,江苏省徐州市检察机关对江苏镇江一起打着“退役军人”旗号组织非法聚集事件的白俊国、张小龙、高建辉等9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故意伤害罪依法批准逮捕。

  2018年以来,全国接连发生几起极少数打着“退役军人”旗号组织的跨地区非法聚集事件。其中,2018年6月19日、10月6日分别在江苏镇江和山东平度发生的两起事件,除给当地社会秩序和人民群众生产生活造成严重影响外,还造成多名民警、执勤人员和政府工作人员不同程度受伤。

  记者近日前往山东、江苏两地面对面采访犯罪嫌疑人及办案民警,发现两起案件竟有着相似的特点。而通过深入的调查,更多惊人的内幕逐渐浮出水面。

  从“制造碰瓷”到“主动倒地”

  山东平度、江苏镇江,两起非法聚集最终都升级演变成违法犯罪,到底是什么发挥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记者调查发现,两起事件“导火索”都是在微信群中大量传播的退役人员“被殴打”视频——

  2018年10月4日,一些退役人员因不满足政府已安置的公共服务岗,策划以“旅游”名义进京非法聚集上访。

  在当地党委、政府劝返过程中,于有峰等人相继在多个微信群内发布“被殴打”等虚假信息,还故意“碰瓷”称遭到殴打,后到平度市人民医院经多项检查均未发现异常。其间,王绪章还到医院录制于有峰等人被“打伤”就医的不实视频,发布到微信群继续欺骗、煽动到平度“声援”。

  而在4个月前的镇江事件中,拍假视频这一手法也如出一辙。

  在镇江市政府门口非法聚集期间,工作人员劝离带离过程中,人群中突然有人喊话“有没有人受伤”,王益宏马上说:“我躺下,你们来拍视频”。

  随后王益宏自行倒地敞开上衣,杨建慧、唐润泉等人随即拍摄视频并发至多个微信群,“老兵被黑社会殴打,请全国战友声援”“打过人以后就跑到大楼里面躲起来了,请全国的战友向镇江声援”。

  为了澄清真相,2018年6月21日,镇江市政府工作人员随即调出当时监控视频,在聚集现场播放,以澄清事实真相。现场人员看后觉得受骗,打算撤离。

  牛伟浩见势不好,强行关掉正在播放真相视频的设备,阻挠辱骂工作人员,并极力阻挠威胁打算返回的聚集人员。

  见谣言戳穿、事态不妙,牛伟浩再次到镇江第一人民医院,对着完好无损的王益宏,再次拍摄“被打”视频发到微信群中,希望留住现场人员,煽动外地人员继续赶到镇江聚集声援。

  牛伟浩是何许人?镇江事件中,牛伟浩到达聚集现场后,凭借着好口才,他总是出现在队伍最前面,演讲煽动现场情绪,而后多次带头与现场执勤人员发生冲突。现场人员说,听了他的演说大家“群情激愤”。

  实际上,牛伟浩这么做是无利不起早。户籍地虽然在天津武清,但他组织或参加非法聚集上访的足迹遍布多个省市,一次次获得的“好处”让他明白,只要他的影响力更大一些,他回到当地要挟政府的资本就更多一些。

  2018年国庆期间,牛伟浩生活在河北霸州的父亲接到当地派出所的电话,询问牛伟浩的去向。牛伟浩感到机会来了,立刻谎称父亲受到当地派出所恐吓,煽动退役人员到霸州聚集。在牛伟浩的煽动下,河北75人、外省246人到达霸州聚集现场,以此给当地政府施压。

  过程中,眼看着事情越闹越大,牛伟浩的父亲内心十分恐惧和担忧,害怕收不了场,试图出面向聚集人员澄清事实,牛伟浩竟威胁其父亲说“你要是不想死就按照我说的做”。牛伟浩还要求当地派出所所长公开进行赔礼道歉,录制视频发到微信群,才同意了结此事。

  最终,当地政府为了让非法聚集人员尽快撤离,迫于无奈答应提供50万元补偿金,牛伟浩按照省内每人800元、省外每人1500元的标准分给参与聚集的人员,剩余的据为己有。

  从“抱团取暖”到“诉诸暴力”

  如果说通过发布虚假视频,“矛盾”被成功“炮制”,那么,下一步伺机寻找“燃点”、升级对抗冲突,就成为发展的必然。平度和镇江两地非法聚集事件中,极少数不法分子始终积极煽动聚集人员、准备制造对抗、主动挑起事端诉诸暴力。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微信群的口号就是‘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这次平度的事,当时商量时都表示,必须抬高价码,必须联合起来用武力对抗。”

  记者见到了钟世峰,正是鲜明的暴力口号,让他当上平度事件现场总指挥,成为组织煽动并积极参与打砸执勤车辆和殴打民警的首要分子。

  上访过10多次的他,去过济南,到过北京,也参加了镇江事件。在屡次越级非法上访中,他尝到了不少“甜头”。

  钟世峰总结“经验”:“在上访中,一个人的力量太小,必须要很多人参加,这样才能达到目的。”

  他口中的“很多人参加”,其实就是一步步通过编造谣言煽动聚集施压,利用退役人员群体讲义气、重感情的特点,不断向政府敲诈,以满足个人利益。

  这一点,记者从几次参与现场对话的平度市人民政府市长李虎成那里也得到了证实。

  “如果是有打人行为,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但是当天事情发生的前后监控和医院诊断都能证明没有任何伤情。”李虎成说,“调查结束后,我们及时通过对话反馈。几个挑头者无话可说,然后就逐步转向要求补偿,包括误工、路费等一些不合理要求。”

  多次非正常上访的经历,让钟世峰逐渐产生了通过暴力对抗实现利益诉求的错误认识。在他的安排下,平度人员李俊联系其妻姐张建美购买105根木棍、16个干粉灭火器及1袋腻子粉送至聚集现场。

  钟世峰还现场演示了暴力打砸的方式。“当时我拿着棍子展示了3个动作,第一个动作是向前跨一步半蹲扫腿,第二个动作是向前跨一步由右上朝左下打击的动作,第三个动作是向前迈一步戳击的动作。”钟世峰供述。

相关文章推荐
社会
热门观点 更多>>
最近时事政治:2019国内新闻热点评论(4月27
最近时事政治:2019国内新闻热点评论(5月3日
广东公务员考试时事政治:广东省考2019年4月2
2019年4月30日国内外时事政治
最近时事政治:2019国内新闻热点评论(5月2日